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心悸
發布時間:2019-07-31     責任編輯:楊俊偉

夜 外 小巷

      一雙女子的腳。

      唐雨行走的腳

      唐雨在小巷里停下來。

      男友擔憂地:要不,我和你一起去吧,也好有個伴兒。

      唐雨把披在警服外的夾克衫脫下,遞給男友。說:他畢竟只是一個小孩子嘛。

      唐雨是個網警。之前她在警方微信公眾號上接到求助,本地一位母親正在尋找她15歲的兒子。經過查找,她獲知要找的少年就在這出租房里。下班時間,她來找少年聊聊。

夜 外 出租房

      唐雨鎮定了一下自己,上前敲門。

夜 內 出租房

      門開了一條縫,露出了一張少年的臉,當少年看到身穿警察制服的唐雨,神情有些緊張,少年試圖將門關上,唐雨的腳已經跨了進來,少年只得作罷。

      唐雨打量著出租房內,昏黃的燈光下,一張四方桌子,上面擺放著錘子、汽水瓶,桌子旁邊還有兩把高腳椅子。

      少年警惕地:你找誰?

      唐雨的目光收了回來:如果我沒猜錯,你就是亮亮。

      亮亮低著頭。

      唐雨沒話找話:呵呵,錘子、汽水瓶子,你這可夠全的,還挺有自我保護意識。

      唐雨向小亮跟前靠了靠:在這里多久了,小亮?

      亮亮突然抬起頭來,慘白的臉上目露兇光。

      唐雨怔住。

      唐雨下意識地后退到桌子邊,一只手快速地將桌子上的錘子抓在手里,藏在背后。

      亮亮突然跳起來,指著唐雨身后,吼道:“蟑螂!”

      唐雨轉過身來,發現墻壁上一只蟑螂在爬動,唐雨一錘子落下,直接把蟑螂擊打得血肉橫飛。

      再看亮亮,只見亮亮蹲在地上開始嘔吐。

      少頃,小亮站起來,說:我最怕蟑螂了。

【閃回

日 外 學校

      路上,亮亮在路上走著。

      幾個同學圍住他,其中一個同學將蟑螂放進亮亮脖子里,然后嬉笑著跑開。

      亮亮站在路上,一動不敢動,大聲啼哭。

閃回完】

夜 內 出租屋

      唐雨坐在椅子上,亮亮坐在自己的小床上。

      唐雨:原來,你有這么傷心的故事?

      亮亮:從那以后,我見到蟑螂,就怕得不行。

      唐雨:其實,每個人都有害怕的經歷,我跟你坦白說,我自己從小就怕蛇,不僅怕同學舉著竹子做的蛇玩具晃來晃去,而且夢里夢到蛇也會被驚出一身冷汗。

      亮亮睜大了眼睛:真的,原來你們警察也有害怕的事啊?

      唐雨:警察也是人啊。

      亮亮:警察姐姐,其實我最怕黑,常常一個人開著燈睡覺。

      唐雨:呵呵呵,我也不瞞你,亮亮,姐姐出門在外最怕晚上上廁所會遇到鬼,因此常常不敢喝水。

      亮亮:我害怕讀書,所以初中沒畢業就跑出來打工;害怕長大,所以個子一直長不高;害怕被父親罵,所以一直沒跟家里聯系……亮亮用舌頭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后,接著說:我最怕死,一提到死,我心里就會打寒戰,然后全身發抖。你怕死嗎?

      這句問話讓唐雨陷入回憶。

【閃回

日 內 一年前的一輛公交車上

      公交車上人們昏昏欲睡。

      一個扒手在對一個中年婦女行竊,他拉開一個女式坤包,卻被中年婦女摁住了手,扒手干脆就搶奪起來。

      身著便衣的唐雨默默注視著一切。

      中年婦女大喊:搶劫啊,抓搶劫的啊。

      人們無動于衷,一個孩子嚇得躲到了座位底下。

      扒手:臭娘兒們,喊什么,什么搶劫的,老子不跟你過了你怎么就纏住不放,真不要臉。

      中年婦女:我不是……

      扒手:哈哈,真沒見過你這樣的,說著,舉手欲打。

      突然,他嚎了起來,不得不放棄搶奪女子的坤包。

      他的手被一雙手鉗住了。

      他轉過頭來,原來是唐雨用幾招擒拿將男子制伏了。

閃回完】

夜 內 出租房

      亮亮:我當時就在那輛車上,我看見你跟那個拿刀的賊搏斗了,但是當時我太害怕了,什么都不敢做。

      唐雨笑了笑,安慰道:你不過是一個孩子,害怕是正常人的反應。再說,那個扒手不是被大家制伏了嘛。

      唐雨手機響起。

      唐雨看了看手機,說:在你心里有一千個一萬個害怕,可是在你母親心中只有一個害怕。那就是怕她心愛的兒子出事。媽媽因為擔心你,已經幾天幾夜沒有睡覺了,這是你媽媽打過來的電話,亮亮,你接還是不接?

      亮亮猶豫了一下,接過唐雨的手機。

      手機里傳來亮亮媽媽的聲音:亮亮!亮亮,我是媽媽,你說話啊,亮亮……

      亮亮:媽媽,我想你了……

      一旁的唐雨聽著母子倆的對話,手里也沒閑著,借著收拾“垃圾”的工夫把桌子上的錘子、汽水瓶都帶走了。(汽水瓶里有渾濁化合物體,她擔心孩子想不通會喝下去。)

夜 外 出租房外

      唐雨輕輕關上了出租房的門,決定在門外等待亮亮媽媽的到來。她轉身看到一直守在門外的男友,表情瞬間踏實了許多。

      突然,一只蟑螂從房頂掉在地上。

      唐雨嚇得一把抱住男友,聲音驚恐:啊,蟑螂!

      男友一陣嘲笑。

      唐雨不服氣地說:我才不怕呢,剛才在里面我還打死了一只蟑螂呢。

作者:楊俊偉

版權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478號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