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難離的婚
發布時間:2019-07-31     責任編輯:

    (原創:華坪法院冉光萍 李敏)

 

第一場(法官書記員進青龍山找當事人)

 

       場景 青龍村的大山里,法官李小萌和書記員王杰揮汗如雨走在陡峭的山路上,除了兩人的喘息聲,空曠的山谷還隱約響起牧羊人放牧的吆喝聲(航拍大山全景、法官書記員,茂密的森林、花椒樹,特寫兩位法院法官,胸前的紅色法徽,)

       (法官李小萌在一群灰塵滾滾的牛羊中來到一個傈傈族村子。一個傈傈小伙光著腳在驕陽下播種。李小萌上前問路。

       李小萌:老鄉,請問一下王順華家在哪里?

       傈傈小伙:王順華家你們要從這點走起上去,翻過那個梁子。

       李小萌:他今天中午在家嗎?

       傈傈小伙:哦,你們這個時候去找他,可能怕是出去了。

       李小萌:他媳婦跟他離婚的事情,村子里知道嗎?

       傈傈小伙:我們只是聽到說他家媳婦要跟他離婚過不下去。

       旁白,自從谷金秀到法院起訴離婚以來,李小萌已經是第三次走在這條路上,這對年近六巡的傈僳族夫妻,妻子兩次執意離婚,丈夫卻一直避而不見,這其中到底包含了當事人多少酸甜苦辣和不為人知的隱情。(旁白中穿插傈傈阿媽谷金秀來法院立案,失望的走出法院,又再一次找到李小萌,并向李小萌展示被家暴后留在手上的傷痕)

       場景:王順華家,一幢土墻房屋坐落在山間,院門緊閉

       李小萌敲門:有人嗎?王順華在嗎?王順華,王順華在嗎?

       王杰:又吃閉門羹,我看他就是不想見到我們?

       李小萌:上兩次也是找不到人,難道他從來不回家?

       王杰:法院兩次傳票,人也沒到。

       李小萌看著門想了想,對著王杰慧黠的笑,找不到,今天就不回去了。

       王杰驚訝的望著她:不回去了,我們住哪?

       李小萌沖王杰眨眨眼睛:就住他家門口。他什么時候回來,我們什么時候回去。

       王順華從屋后的樹下探頭看了她們一眼,轉身又躲到了屋后的樹林里。

 

第二場(牛頭對馬嘴 醉漢不理法官 )

 

       太陽西斜,王順華踉踉蹌蹌的回家,到家門口,醉眼惺忪的斜睨李小萌、王杰一眼,準備開門

       李小萌站起來,王順華,你終于回來了。

       王順華舌頭打結:你……你們找我干什么?

       李小萌:我們是縣法院的,你的媳婦起訴到法院,要跟你離婚。

       王順華:我這時候頭暈得很,你們不消和我說這個事。

       李小萌:王順華,你是不是經常酗酒,還動手打你老婆

       王順華:娶來的媳婦買來的馬,我打她你管得著嗎?

       李小萌:你這是家暴,是違法的

       王順華滴溜著眼睛偷偷看了李小萌一眼,用手捂著頭:哎呦,哎呦,我頭疼得厲害。

       李小萌生氣: 你又喝酒去了,你隔三岔五喝完酒還打你媳婦啊?

       王順華:哎呦,哎呦,不行了。你們不要同我說,我腦殼暈得狠,等我家婆娘和我說,

       李小萌:那好,我們今天先告訴你一下,我們過后還會來找你的,

       王順華順勢一倒,倒在地上

       李小萌上前搖王順華:王順華,王順華

       王順華爛泥一樣躺在地上,不理不睬。李小萌來出法院的傳票,用一塊石頭壓在他身邊。

       李小萌:他已經知道開庭這些通知的相關事項啦。

 

第三場  :法官走訪原告了解事情真委

 

       果子山芒果莊園,谷金秀正在給工人們做飯

       谷金秀女兒紅英一邊擇菜一邊問:阿媽,你真的要和爸爸離婚嗎?

       谷金秀:離,一定要離

       紅英:那爸爸如果改了呢?

       谷金秀:改了也要離,紅英,你給曉得,阿媽這幾十年是怎么過來的。

       紅英:我怎么不曉得,從我記事起,爸爸就整天喝的醉醺醺的,什么也不管,家里家外只有你操心,如果不是你,我和哥哥肯定也考不上大學

       谷金秀:如果只是喝酒,也還算了,最可恨的是他喝醉了還打人,如果不是有你們兩兄妹,我都不知道怎樣活下去。

       紅英:阿媽,我能體諒你的苦楚,只是,爸爸死活不愿意離婚,前幾天,法院的法官去找他,聽說他借酒裝瘋,法官也拿他沒有辦法。

       谷金秀把手里的菜丟在菜筐里,堅定的望著紅英:裝瘋也不行,我這次是鐵了心了,我和他過了這么多年,真是一點想頭都沒有,離,這婚必須得離。

       谷金秀的女兒紅英詫異的抬起頭,望著走到面前的法院李小萌和書記員王杰。

       谷金秀怔了一下,馬上熱情招呼:李法官,你請坐,請坐。

       李小萌: 這是你女兒啊?

       谷金秀:這是我女兒。

       李小萌微笑著看向紅英。

       李小萌:那么大啦,我們是縣法院的,因為你母親谷大姐這邊起訴你父親離婚一案,我們今天再來了解一下相關情況。

       李小萌頭轉向谷金秀:除了這個女兒,還有其他子女嗎?

       谷金秀:還有一個兒子

       李小萌: 那你都在縣城附近打工啊?

       谷金秀: 我出來一兩年了,就在縣城里打工,幫他們給芒果套袋,給工人煮下飯。

       李小萌把手伸向王杰:把材料給我下。

       李小萌:我們受理了你的離婚案后,我們也去找了王順華,但是找他的情況很不理想,他,可能是剛喝了酒吧,我們見是見到他人了,但他不同意離婚,你怎么想呢?

       谷金秀:李法官,無論如何,你們一定要幫我把婚離掉,我是一天都不想跟他過下去了。他成天不著家,吃飯的時候來了,回家就是喝酒,不是喝酒就不在家頭。

       谷金秀擼起袖子:你看看,我這些傷疤,都是他打的。

       李小萌把頭轉向紅英:你跟你哥哥的意見是怎么樣的?

       紅英:只要他們兩個能幸福。

       李小萌:對父母離婚你們沒有意見是不是?

       紅英:都是挺支持的

       李小萌:那家里面有什么共同財產嗎?

       谷金秀:共同財產就只有我們建的一棟房子。

       李小萌:房子在哪里?

       谷金秀:房子在青龍

       李小萌:那你出來打工后經常回家嗎?

       谷金秀:有些時候回去,過個幾個月回去拿點換洗衣服,回去一趟,就走了,也老是見不著他。見了面又是吵,打。

       李小萌:行吧,今天我們要了解的情況就這些,王順華現在是堅決不同意離婚,過后的話,你們兄妹倆去給你父親做一下工作。

       紅英:可以。

       李小萌看著紅英加重語氣:勸解一下。

       紅英:我給哥哥說一聲。我們都回去勸。

       在音樂中,李小萌告別谷金秀母女,走出芒果莊園。

       旁白:一方當事人不到庭,這婚還真難離!

 

第四場 :定要給傈傈阿媽判離

 

       暮色中李小萌和王杰走上華坪法院的階梯,他們的頭頂上是高懸著的國徽,和寫著公平公正字樣的法院大廳正門。

       旁白:從谷金秀打工的農莊回來,冉小萌回到法院再一次翻起了卷宗。兩份不同年份的卷宗都顯示著谷金秀執著要離婚的決心。

       旁白中李小萌疲憊的靠在椅子上,突然又想起什么,打開文件柜,抱出一摞卷宗,翻開了兩本,放在桌上。

       卷宗中,透過起訴書上的酗酒、家暴、感情破裂、痛苦生活等字眼,李小萌眼睛模糊,仿佛看到在青龍村的王順華家,谷金秀和丈夫兩人在家的日常。

       谷金秀家里家外累得直不起腰,王順華左手拿煙袋,右手拿酒瓶,喝得七歪八倒。谷金秀默默的幫丈夫收拾酒瓶。

       在火塘邊谷金秀一邊攪著油茶罐,一邊對著在一旁喝酒的王順華念叨。

       王順華氣鼓鼓地回答:我憑哪樣離給你哇?

       谷金秀:你家務一樣都不管,經濟也不管,娃娃也不管,生產也不管,這個婚是要離的

       王順華放下灑碗,擼起袖子,“天天就是離 離 離,來嘛離!

       谷金秀生氣的一丟筷子,趕緊站起身。

       谷金秀:這個日子不過了,我法院去起訴。

       王順華乓的一聲把酒碗摔得粉碎,拿起了火塘旁的柴棍。

       王順華:“離,你就只知道離婚”

       谷金秀推開王順華奪門而去,王順華拿著棍子跟著攆了出去。

       家里的一兒一女終于拖開了被王順華打的谷金秀。谷金秀滿臉傷痕,眼里噙著淚,回望了自己家的院子一眼,堅決的走出了村子。

       鏡頭又回到李小萌的卷宗上。

       旁白:走訪了谷金秀和王順華后,冉小萌理解了為什么深受少數民族婚俗影響的谷金秀年過六旬卻堅持要選擇結束自己婚姻。俗話說,寧毀十座廟不拆一樁婚,但是,當婚姻已成為夫妻一方施展暴力,肆意妄為的所在,保護好當事人合法權益,解除兩人婚姻關系,未嘗不是一種最好選擇。

 

第五場:開庭去

 

       場景:青龍村的大山里,李小萌、王杰、法警扛著鮮艷的法徽走在崎嶇的山路上。

       旁白:傈僳族是典型的直過民族,他們長期居住在偏遠的山區,多數人一年難得進次城。李小萌深知這樣一個普通案件對當事人的影響。為了幫助谷金秀盡快實現離婚的訴求,李小萌和王杰把流動法庭搬到了青龍村。

       王順華家門口紅英喊:阿爸,阿爸,我們回來了

       王順華睡眼惺忪的從屋里走出來:這不過年不過節的,你們回來整哪樣?

       紅偉皺眉:阿爸,都日上三竿了,你才起來,是不是昨晚又喝多了?

       王順華:不多,不多,只喝了一點點。

       紅英皺著鼻子在王順華身邊聞了聞:還說不多,身上一大股酒味。

       王順華看到他們身后的谷金秀,順手撿了一塊棍子,舉起打谷金秀狀:你還敢回來說,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李小萌:王順華,打人是犯法的,不準打人。

       王順華生氣的說:你們又來做啥子,我又沒有犯法,你們一天往我家跑,讓鄉親們怎么看我,我都快羞死嘍。

       谷金秀:羞死?你天天喝酒,一樣不干,一天到晚邋里邋遢,咋個沒說羞死,這哈你曉得害羞了?

       王順華惱怒的罵谷金秀:就是你這個喪門星,一天到晚吃飽了沒事做,到處去說我壞話,我問你,你把法官喊到家門口,你究竟是要搞哪樣?你還要不要臉面了。

       谷金秀冷哼一聲:臉面,我的臉面早就被你丟光了。再說了,我現在沒有偷沒有搶,合理合法的和你離婚,我哪里丟人了?王順華語塞:你……。

       李小萌: 順華你不用激動,我們今天來還是你媳婦起訴要跟你離婚這案子,今天過來主要是你女兒、兒子都回來了,爭取再調解一下,你看現在,你躲肯定是躲不掉的,事情總要解決嘛。

       王順華狐疑的看了他們一眼,又看看桌子上的東西,聲線柔和了點:哦,那進屋里來說嘛。

 

第六場:流動法庭進傈家小院

 

       在王順華家的小院里,簡單的流動法庭吸引了鄉親們的圍觀。

       李小萌宣布開庭。

       王杰:原告坐這里,被告坐那里。

       李小萌:谷金秀、王順華今天我們再次來到你們家,因為你們離婚這個案件,首先詢問一下,你們雙方對我們語言能否聽得懂?

       谷金秀:聽得懂

       王順華:聽得懂

       李小萌:對我們的審判員和書記員是否需要申請回避?

       谷金秀:不需要

       王順華:不需要

       李小萌:谷金秀說一下你的訴求吧。

       谷金秀:我堅決要求與王順華離婚,

       李小萌:具體有什么理由?

       谷金秀:理由是結婚以后他經常成天不做家務,喝酒,喝酒醉了以后打人,有家暴行為。

       王順華:我不同意離婚,我只是家頭喝點酒,我沒有打人。

       谷金秀:必須離

       王順華:我不離

       李小萌眉頭皺了下,與王杰商量:小王  我們是不是單獨組織調解一下。

 

第七場 :調解

 

       王順華家的房檐下,李小萌和王杰跟王順華坐在一起。

       李小萌:王順華,之前我們也對你的家庭情況進行了調查了解,現在你女兒兒子都大學已經畢業了,今天我們也把他們一起通知到了家里面,是不是聽一下他們對你們雙方離婚的事情他們的意見是怎么樣的,

       紅偉和紅英走過來。

       紅英:阿爸  照我說啊,你不喝酒,家里齊心協力,一定能把日子過好。

       王順華:我是沒得法了,我這一輩子就喜歡吃點酒,也沒吃好多,家頭的事我也在做。

       紅偉:阿爸,我們家人一定要和睦,你看旁邊阿叔阿嬸家種花椒種核桃,日子越過越好,你看我家,這么多年了,越來越差,今天到這一步,法院的也來了,你還是考慮一下嘛,子女我們也長大了。

       王順華抓抓頭:這個噻,只有靠你們兩兄妹了,家里頭我是沒有辦法嘍。

       紅英:人家叔叔還比你大兩歲呢,是我說啊,你只要不喝酒,我們一家子齊心協力,肯定也能夠把日子過得紅紅火火。

       王順華搖搖頭:我是比不成你家叔叔嘍,你們的阿媽現在鬧起要和我離婚,我一天門都不想出,說出去都丟人。

       紅偉:阿爸,你這樣說就不對了,現在是新社會,婚姻自由,兩個人過不到一起去,離婚,是為了以后的生活更幸福,有什么丟人的?

       王順華惱怒的說:離了好,離了好,我也是你們的阿爸,你們咋個就不為我想一下,離了婚,我咋個辦?哪個管我?

       紅偉:阿爸,離了婚,我們也是你的兒女,也要孝敬你的噻。既然媽媽和你已經過不到一起去了,你不如成全阿媽,給她自由。

       王順華悶頭不說話。

       李小萌:其實,即便我們調解不了的話,我們也可以依法判決你們離婚,你再考慮一下。

半小時后,重回庭審現場

       經過庭外調解,當事人在李小萌的主持下重新回到法庭。

       李小萌:王順華,谷金秀,你們離婚一案,經過法庭調解,雙方都同意離婚,你們雙方是否還有其他的意見,

       王順華:沒得了

       李小萌:還有沒有其他意見?

       谷金秀:沒有意見。

       李小萌:夫妻共同財產房屋一棟歸被告王順華所有,雙方是不是都同意了?

       谷金秀、王順華異口同聲回答:同意

       在音樂聲中,王順華接過筆,歪歪扭扭簽上自己名字,李小萌遞上印泥,王順華鄭重的在上面按手印。谷金在調解書上簽字,按手印。

第八場 這婚終于離了

 

       又過了一周,李小萌和王杰再次來到王順華家。王順華歪坐在柱子前喝酒,看到李小萌和王杰,王順華稍微調解了坐資,看著兩位法官。李小萌拿著調解書上前。

       李小萌:王順華我們今天來,是把調解書送給你,你看一下,現在婚也離了,今后不要喝酒啦,兒子女兒都長大了,但是還沒成家,今后好好過日子,給兒子把媳婦取了這才是正事。

       紅偉聽到聲音,從廚房里走出來,站到阿爸身邊,與阿爸一起看調解書。

       王順華:紅偉,這幾十年老爸也對不起你,你們兩姊妹,還有你們阿媽,我也是今后改過自新,像你家阿叔阿媽樣的,好好的把山上的花椒種了,再種點核桃,好好的把這個家照管起,這酒以后我再也不喝了。

       說著王順華當著法官的面砸了灑罐。

       慢鏡頭:灑罐四散,酒灑了一地。

 

第九場 :離婚書讓傈傈阿媽絕處逢生

 

       在萬畝芒果園里,兩位法官找到正在給芒果套袋的谷金秀。

       李小萌送上調解書。

       李小萌:谷大姐,今天我們把你離婚的案件的調解書送給你,你先看一下嘛。

       谷金秀拿過調解書,臉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音樂聲中,李小萌和王杰穿過成片的芒果園,自信的露出笑容,頭上是藍藍的天和成片的芒果園。鏡頭慢慢推開李小萌和谷金秀,留下兩人遙遠的背影。果園的人們忙碌而充實,臉上都帶著安靜的微笑。警車穿梭在芒果園里的水泥路上駛向遠方。

       旁白:谷金秀的婚離了,她終于恢復了自由。但故事還遠遠沒有結束,一些貧困地區在各種幫扶下富了起來,生活富裕了,人們對自己生活質量的要求也越來越高,面對各種合理需求,只有通過法律武器來保障。李小萌知道,自己的工作任重道遠,但她不怕,只要不忘初心,一定能讓更多的人在法律的保護下,過上幸福的生活。

版權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478號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