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張俊:父親沒走完的路我來走
發布時間:2019-11-05     責任編輯:
  一輛皮卡車,載著四五名執勤民警,在麻栗坡縣楊萬鄉4.9公里的中越邊境國界線上來回行駛。
  一年365天,這些民警只有兩種生活方式:白天巡邏、夜間蹲點執勤。

  帶隊的民警叫張俊,是天保出入境邊防檢查站楊萬分站的負責人。

  今年,是他入警的第11年。

  今年,是他踏上父親生前工作崗位的第2年。

  "是父親讓我萌生了從軍的夢想" 

 楊萬分站 

  

 張俊(左)向記者介紹走私便道 

  

  張俊為原武警文山邊防支隊楊萬邊防工作站上尉副站長張紹芳之子,1989年8月,張紹芳在一次抓捕犯罪嫌疑人的過程中不幸犧牲,同年被評為革命烈士,那一年,張俊6歲。

  "穿一身筆挺的軍裝,很忙、很少回家,偶爾發個電報回來報平安。"這是張俊對父親最深的印象。

  張俊回憶,自己4歲的時候曾隨父親來過楊萬,如今看到楊萬的一草一木,還能模糊的想起當時的場景。"那時候父親在這里工作,我跟他來過一次,他帶我去看了這里的碉堡,現在我看到那個碉堡,感覺記憶里面有過。"那時的張俊對父親的工作了解并不深,只是偶爾從母親口中聽到"軍人""守護邊疆"之類的詞語。

 

  張俊在中越邊境343號界碑前介紹情況 

  "那個時侯對軍人沒有概念,只記得父親每次回來都穿著軍裝,我就想長大了自己也要穿軍裝,像他一樣。"張俊說,后來有一次父親回來的時候帶回來了一套小軍裝,自己穿上后高興得連睡覺都舍不得脫。也就是那一次,張俊與父親留下了唯一的一張合影。

  "雖然跟父親相處的時間很短,但是他身穿軍裝的模樣深深影響了我,使我從小就向往這份神圣的職業。"張俊說。

  "我三次傷透了母親的心" 

  滿眼紅絲,面容憔悴,這是見到張俊的第一印象。

  "昨晚配合邊境派出所查獲了一起走私案,一直忙活到現在,又干了個通宵。"他說。

  邊境一線執勤民警的苦不僅僅是工作環境的惡劣,有時候是通宵達旦處理案件,長年累月無法與家人團聚。張俊也深知這份工作的艱苦,但每次面臨抉擇,他還是義無反顧的選擇了堅守自己最初的選擇。

  2004年,張俊參加完高考后要填報志愿,一邊是自己從小認定的從軍夢,一邊是久久不能從父親犧牲的陰影中走出來的母親,該如何選擇?"我自己悄悄的填報了云南警官學院,沒敢跟母親說。"張俊說,那段時間是自己最煎熬的時光,直到檔案被學校提走后的第三天才敢告訴母親。"她沉默了,很久沒說話,她害怕同樣的情況再發生,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張俊說,那是他第一次傷到了母親的心。

 

  張俊介紹在帳篷內執勤時的情景 

  四年的大學生活轉瞬即逝,2008年,張俊面臨的是畢業后的工作去向。"因為我是屬于烈士子女,那時候是有條件可以回老家安排工作的。"大學剛畢業的張俊按照政策本可以回到老家丘北縣做一名警察,但恰逢那時邊防武警來到學校宣傳招兵,他那從軍的夢想再次被喚醒。"最后是放棄了警察,選擇成為一名邊防軍人。"張俊說,自己的決定,不知道母親在背后流了多少淚。

  而更讓母親傷心的是,2017年,張俊接到上級命令:調至麻栗坡縣楊萬邊境檢查站。對于張俊來說,這里有太多父親的故事,也有太多太多親人不愿輕易涉足的悲傷記憶。"剛接到調令時我在心里想,該怎么跟母親解釋,或者是不是應該和領導反映一下情況。"經過強烈的思想斗爭后,張俊服從了命令,來到楊萬擔任教導員。"我來報到那天是一路流著眼淚過來,這兩年里,我妻子、孩子來看過我四次,我母親不愿意來,我理解她,這里有太多故事她不敢想起。"

 

  巡邏民警面對界碑宣誓 

 

  巡邏 

  "我入警的這11年里,已經讓母親傷心了三次,我不知道會在楊萬待多久,或許一年、兩年......十年,我唯一堅信的是,不論是軍裝也好警服也罷,這身衣服穿上了就是責任、就是信仰,我唯一要做的是像父親一樣,堅守、擔當!"張俊說。

  "他沒走完的路我來走" 

  采訪當天下午,張俊帶著4名巡邏民警在邊境線上開展日常巡邏,剛到中越邊境343號界碑處就聽見遠處傳來摩托車聲響,憑借自己的經驗,張俊認定這是外籍人員想非法入境中國。在他的安排下所有人員迅速隱蔽到路邊叢林中,大約過了兩分鐘,兩名外籍人員騎著摩托車出現在了民警的包圍圈。"你好,我們是移民管理警察,請出示你的有效證件。"執勤民警迅速上前攔住兩人,在一番訊問后,兩名外籍人員由于沒有攜帶出入境通行證而被勸返。"像這樣的情況有很多,我們都是現場對他們進行教育,宣傳中國的出入境相關法律法規后勸返。"張俊介紹。

 

  邊境線上巡邏 

 

  臨時搭建的帳篷 

  由于邊境線道路復雜,在短短4.9公里內存在多個便道,非法入境、走私案件常有發生,民警在開展日常巡邏外,還需要經常蹲點執勤。"白天以巡邏為主,到晚上有民警在邊境線上蹲點,我們還設置了臨時帳篷,24小時守護邊境線。"張俊說,走私人員常會在邊境線上布置崗哨來觀察巡邏民警的動向,所以巡邏不只是走過場,更是一個斗智斗勇的過程。

  2年來,張俊已經忘記了走了多少遍邊防線,這里的每一塊界碑、每一條小路、每一個通道他都了如指掌。對他來說,這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有父親的足跡。

  "這里是我父親曾經戰斗過的地方,我要帶著他的遺志,繼續走他沒走完的路,守護好這里的每一寸土地。"張俊說。(李霄文)

Copyright 2010-2018 版權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
技術支持:云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478號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