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總網滾動 高層之聲 工作要聞 地方頻道 三大建設 專項整治 政法動態 法學園地 媒體之聲 政法文化
父 親
發布時間:2019-11-01     責任編輯:符曉

  父親出生在抗日戰爭勝利的194510月,還沒有滿一歲母親就死了。聽說是去田里插秧突發急病,背回家里就斷氣了。又餓又渴的父親看到躺在堂屋里的媽媽,哭喊著爬過去找奶吃,惹得在場的人紛紛掉淚。在那個民不聊生、缺衣少糧的年代,沒有奶吃的父親在姐姐們的照顧下艱難長大。 

  父親的這個成長經歷我們姐妹六個,個個耳熟能詳,都是母親告訴我們的,父親卻只字不提。母親的意思是要我們好好孝敬父親,從小沒娘的父親吃了不少苦,非常可憐。 

  父親讀書的時候,正是社會主義改造時期,國家經濟正在恢復,但是依然還窮。父親讀到四年級餓得實在讀不下去就回家了,然后長大成人娶妻生子,有了我們。 

  父親干過村里的小組長,當時叫社長。媽媽說村里人一致選他,因為他老實巴交、大公無私、一心投在工作里,帶頭干各種活,為村里修路搭橋、修建農田水利設施等等,忙前忙后,整天不回家。吃虧吃苦的事全攬,分糧分田分地,家里永遠都是最少最差的。他總是這樣,把最好的送給別人、最差的留給自己。父親用他的真誠和樸實贏得了全村人的信任和支持,所以村里每次選社長他都滿票當選。 

  記憶中的父親,永遠是忙碌的。忙完田里忙家里,忙完公事忙私事,往往在外干了一整天,還沒有脫下糊滿泥巴的褲子,一回來就忙開了,喂豬食、碾米、做扁擔等等,一刻也舍不得停下。在我們姐妹眼中,父母親關系很好,很是恩愛。母親罵父親的多數原因是因他干得太多,休息太少,母親常說,別人家都是因為不干活吵架,我家是活干多了而吵架。其實不是吵架,往往是母親嘮叨,父親一聲不吭。我從來沒看到父母親吵架、拌嘴、甚至紅臉。 

  母親說,父親從小失去了媽媽,母親從小失去了爸爸,他們倆都沒有享受過完整的家庭溫暖,因此約定:一定要恩恩愛愛,給我們姐妹一個幸福的家。他們做到了!如今父母老了,依然恩愛,冷了會為對方披上衣服或倒一杯熱水,舉手投足間溫情脈脈,恩愛有加。有次我因家務事跟老公吵架,告到父母那兒,母親說了一句經典的話:“奇怪了,你們現在的夫妻跟我們咋個不一樣呢?我們是想多干點活讓對方少干點,往往是因為對方多干活而吵架,而你們恰好相反。”這句話我良思許久,恍然大悟,做家務時再也不埋怨。 

  父親是個大好人。村里木橋斷了,他修;雜草擋道了,他割;水溝漏水了,他補;自來水停了,他弄;公路斷了,他挖;村里的道路,他掃……這些本應是每一個人的事情,但他卻一個人干了,有時候甚至要干好幾天,但他從不喊累從不叫苦,干好了也默默的。有時候在單位上,大家為分工或為一項工作誰干爭得面紅耳赤的時候,我常常想到父親,這時我也會默默搶過來自己干。做辦公室主任的六年里,我力爭自己搶干多干,不推諉不扯皮,敢擔當勇負責,同事關系融洽,工作也得心應手。 

  父親特別愛幫助別人,街坊鄰居哪家有事,他第一時間趕到,從來沒有推脫過。送病人救孩子、借錢擔保、給錢捐物等等,對街坊鄰居如此,對陌生人也不列外。記得小時候經常有人來村里要飯,別人給一瓢米他給一袋。那些走村串寨的小商販,別人不敢給進家門,他卻大膽留飯留宿,視為親人,還因此結緣,有拜為兄弟成為親戚的。有次他干活回家途中,看到一輛車陷在泥巴里,司機急得團團轉,父親見狀二話不說拿起鋤頭挖泥巴,幫助司機解脫了困境,司機連聲感謝要給錢,父親拒絕了。這就是父親,只要他能幫忙的,他盡力而為,義不容辭,不求回報。父親每次來我家,往往是大袋小袋各種各樣農產品,左右鄰居挨家挨戶給,慢慢地鄰居們從“關起房門不見人,面對面住陌生人”變為“左右鄰居不關門,經常走動如親人”。鄰居們經常聚在一起玩,樓下栽的菜大家吃,菜水大家澆,哪家人生病,大家尋醫問藥,忙前忙后。 

  現在生活好了,國家富強了,農民富裕了,家里在城里買了房,變為農村的城里人,還沒有好好享受美好生活的父親卻病了,癌癥!已經擴散!知道病情,我們嚎啕大哭,悲痛不已!村里人更是,一個個為父親打抱不平,責怪上天的不公,為啥好人沒有好報。我們背地里悄悄地哭,面對父親卻強顏歡笑,告訴他沒事,不是啥大病。帶著他到處看病,跑遍省城大小醫院,兩年來的化療放療,父親經受著病痛的折磨和治療的痛苦,挺過一次次難關,跨過一道道險阻,背佝僂了、身體衰了,如同冬天樹上的最后一片黃葉,在寒風凜冽中堅守著最后的堅強,隱忍著一切考驗。不管多痛多疼,父親把淚含在眼里,把痛埋在心里,把疼刻在骨里,從來沒有在我們面前哼過一聲。記憶最深的是有天晚上,半夜里父親疼痛難忍,嘔吐不已,一次次起來又睡下,輾轉反側,睡夢里聽到他喃喃地說:“死也沒有這么難,讓我死吧,讓我死吧!”我躲在被子里抽泣,抖掉了被子,父親摸索著艱難走過來,輕輕為我蓋上了被子。隔著被子,我也感受到了那份深深的父愛,淚如雨下! 

  這就是父親,一個堅強、正直、善良、無私的父親,他雖然沒有教我如何愛國愛家、如何愛崗敬業、如何為人處世,他不知道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愛國敬業誠實守信”這24個字,甚至不會讀這幾個字,但是他的一生都是用一個農民最樸實的舉動踐行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讓我深切體會到這24個字的含義,深植于心、付諸以行。 

  今年74歲,患癌兩年多的父親,不知道留給他的時間還有多久?在建國70周年之際,讓我用這篇文章感恩他一生的付出吧,雖然他不知道自己患癌,更不知道今年是建國70周年。默默祝禱:父親健康長壽!祖國萬壽無疆、繁榮昌盛!(石屏縣司法局 李玉榮) 

Copyright 2010-2018 版權所有:中共云南省委政法委員會
技術支持:云南力諾科技有限公司

滇公網安備 53011202000478號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2018